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理论前沿 > 正文
网络文学年产值已达90亿元 专家:不能完全用金钱来衡量
作者: 贾梦雨 冯圆芳   来源:新华日报   发布时间:2017-4-13 10:45:39

        昨天,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在南京举行,来自中国作协以及各省市作协、各大文学网站的网络作家、编辑、评论家汇聚南京,交流研讨网络文学的新情况、新趋势。大家的共识是:网络文学走过20年,成绩有目共睹,但问题也日渐凸显,沉浸于玄幻、穿越,审美能力薄弱,被资本牵着鼻子走,网络文学亟需提高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

网络文学年产值已达90亿元

《琅琊榜》《花千骨》《欢乐颂》《芈月传》……一大波热播剧的背后,都有一个网络文学的IP。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网络监管处副处长程晓龙介绍说,去年底,网络文学用户数达到了3.33亿,国内网络文学产值达到90亿元。2016年,40家重点网络文学网站驻站作者数超过1760万,作品总量达1454.8万,作品数达到175万种。

在网络文学界,江苏可谓一支劲旅。据省作协主席范小青介绍,目前在全国各大文学网站注册的江苏籍网络写手达2万余人,一线重点签约网络作者有一千多人,大神级作家有30多位,还有许多作家在百度文学、纵横中文网、17K小说网、掌悦文学等其他文学网站处于领军地位。2013年底,中国作协对全国最具影响力的28家文学网站提供的网络作家名单进行筛选,形成了一份由622人组成的全国重点网络作家名单,在这份名单中,有65位网络作家目前居住在江苏。跳舞、我吃西红柿、忘语、无罪、天使奥斯卡、方想、天下归元、石章鱼等一大批大神级网络作家长期活跃于网络文学一线。另外,更有一大批新生的网络作家不断涌现,他们共同构成了江苏网络文学的灿烂星空。据不完全统计,江苏网络文学会员仅2016年度就累计完成各类文学作品90部,另有200余部长篇作品正在各大文学网站连载,恶魔法则、皇权易天下、少年锦衣卫、君临天下等十部作品,正在开发游戏产业、制作动漫动画等,实现了网络文学IP的多版权转化。基于江苏网络文学的强大实力,论坛上,江苏网络文学院宣告成立。

网络文学需要提升审美趣味

数年前,著名作家麦家的那句“我认为,现在的网络文学99.99%都是垃圾”刺痛了无数网文作家的心,也触及了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残酷现实。网络文学经历了近20年的野蛮生长,目前受众面极为庞大,但良莠不齐、泥沙俱下也是不争的事实,乃至于一些评论家发出这样的质疑:当我们在谈论网络文学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在谈论文学吗?

“当我们在谈论文学的时候,网文作家却在谈IP。”面对网络文学被资本裹挟的现实,南京师范大学何平教授说,“极端地说,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的网络时代这样产生这么许多平庸甚至是垃圾的文学。个人的‘自由发表’并没有真正实现个性化写作,很多作品甚至堕落成平庸化复制和书写的掩体。在这个时候,我们有理由追问:今天网络文学的诗学规范和诗学底线在哪里?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网络文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未来。”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吴长青给记者梳理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轨迹。他认为,在网络文学萌芽期,作者队伍往往由最早接触互联网的文艺青年和文学精英构成,比较注重文学审美和文化责任。2003年左右是一个分水岭,随着收费模式的兴起,网络文学逐渐演化成一个产业,文学成为发财致富的手段,受众也演变成泡在网络上的青少年。为了迎合这样的读者群,网络作家开始热衷于玄幻、穿越、盗墓、打怪、游戏等题材并愈演愈烈。近年来,很多作家热衷于炮制IP,整天期待着自己的作品被影视大鳄“青睐”,一夜之间名利双收。

“之所以写网络小说,坦白地讲,就是想赚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几位网络文学大咖对自己的创作动机毫不讳言,“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没人把自己当作家,作家这个词‘太情怀’了。写作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份职业,作品能被发掘成IP,是每一个网络作家的梦想。”在网络作家看来,传统作家那种“十年磨一剑”的工匠精神似乎是一个迂腐的笑话,他们的写作速度是每小时六千字甚至一万字以上!

“网络作家要切实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在扎根现实的基础上体味社会冷暖。”吴长青强调,“读者的审美趣味也要提高,要逐渐从不着边际的玄幻中走出来,真正提升历史和现实感,这样才能‘倒逼’网络作家重续文学的熏陶、审视、载道传统,强化精品意识,真正创作出经典化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

网络文学亟需强化文化担当

“前些天,人家给一个东西让我看,我一看里面全是在过去一百年间穿越来穿越去的。”论坛上,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说,“这不叫搞文学,这叫伤破人心。”

在李敬泽看来,好的文学作品一定要有社会担当、文化担当,立足于时代的主流价值观,从文学自觉走向文化自觉:“我觉得这句话大家一定要记住,就是我们写历史的时候,可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可以以适合我们通俗文化类型的各种方式去接近历史,但是我们心里始终要守住一条红线:牢牢明确我们接近历史是为了什么——那就是要告诉人们历史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作家们不能只是单纯地‘消费’历史,不能对历史抱着一种非常轻浮、不尊重的态度。平心而论,这种不良现象在我们的网络文学中有时还很突出。”

从春秋时期的“诗言志”,唐代的“文以载道”,到五四时期梁启超、鲁迅等新文学旗手想通过文学手段“改良群治”、实现“新民”的抱负,中国文学的发展进程始终和社会、文化、人民血脉相连。当下,网络文学已经是当代文学版图不可或缺的部分,网络文学及IP衍生出的影视剧、动漫、手游等产业正造就着一个“全民”共享、空前广阔的“文化空间”,在这种情况下,网络文学参与文化建设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那么,网络文学究竟应当怎样实现文化担当、社会担当?李敬泽强调,网络文学的高下不能完全按金钱来衡量,作家们要学会说“不”:向一时之利说不,向资本绑架说不,向浮夸说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说不,向见利忘义的陋行说不。作家们决不能仅仅用金钱来衡量作品价值,要严肃认真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珍惜自己的社会形象。今天,文化的产业化发展,包括IP产业化运营,是现代文化产业发展的必然的规律,这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文学是“人学”,是特殊的精神生产,它有它高度的特殊性,不能一味地跟着市场走,这在全世界都一样。产业发展越是迅猛,从业人员的头脑就越要保持高度清醒。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