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报告文学 > 正文
难忘那场灾难 ——写在“七•一九”洪灾一周年之际
作者: 赵志民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7-20 9:53:38

        2016719日,一场二十年来罕见的的大暴雨袭击了河北邢台。我的家乡山村小云大地处邢台西部山区,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庄之一。这场洪灾给我的家乡带来了沉重的灾难。时至今日,灾难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人们的生产、生活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但那场灾难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现在想起那场特大洪水灾害,我仍然心有余悸。

洪灾发生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家,而是在北京打工。718日晚上11点多钟,我还在上网,不经意间看到网友在群里转发的一条邢台市气象局发的《重要气象专报》,内容是19—20日邢台市有入汛以来的的最强降雨,提醒各单位做好防御工作。在我的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重要气象专报,我预感这次的降雨可能与众不同。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尽快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告诉家乡的人们。可是时间太晚了,父母妻子肯定已经睡下,不方便给他们打电话。一直以来,我都不想在太晚的时候给家人打电话,怕深夜里的电话让他们受到惊吓。于是,我把这条气象专报发到了我的QQ空间,发到妻子的QQ上,发到了我们村、我们乡的QQ群,发给了能想到的所有亲戚朋友,希望大家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给我妈打电话得知,已经开始下雨了。雨很大,我叮嘱她们不要管外面的东西,在家不要出去,注意安全。白天,在群里陆续看到有关雨情的消息。雨一直在下,没有停,并且越下越大。中午时分,有人在群里发了一幅照片,肆虐的洪水冲塌了我丈人门前的挡土墙,上千立方的沙石涌到道路上,出村的道路被堵死了。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神经都绷得紧紧的,都祈祷着雨早点儿停,可别再出大乱子。可是,雨并没有停,阴暗的天空歇斯底里,雨水像在用盆子不停地从天上倒下来的。

晚上,大家听着窗外的雨声,还偶尔在群里发个冷幽默,让大家别出去,外面雨大,群里安全,老老实实在群里呆着吧。万万没想到,情况瞬间就发生了变化,灾害突然发生了。有人发了一条消息,玉群家的房子被泥石流冲塌了,两个儿子被埋在了房屋的废墟中,双双殒命。玉群也被掩埋,万幸的是他奋力爬了出来。719日的夜晚,整个村子都流泪了,大家都流泪了,都为两个孩子感到惋惜,都在担心玉群夫妻两人,怕他们扛不住,怕他们被巨大的灾难击垮。在外地工作、求学的人也都在惦记着家乡的安危,牵挂着亲人的安危。我彻夜未眠。

虽然我没有在家,但在这场巨大的洪灾到来的时刻,我的心时时牵挂着我的家乡,牵挂着亲人。家乡的通讯一度中断,电力中断,道路被冲毁,水库被冲垮,饮水工程被破坏,果树被冲走……看着家乡传来的一幅幅灾害的照片,听着一个个关于家乡灾情的消息,我夜不成寐,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能入睡,两三点钟又醒了。我翻来覆去地想想插上一双翅膀,立刻飞回家乡,和大家一起抵御这场特大洪灾。给父母打电话询问家里的受灾情况,父母告诉我,家里没什么事,只是山体滑坡,冲走几十棵果树,让我别担心。还让我别回去,县城通往村里的路已经断了,回不去。女儿给我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哭,说栗子树被冲走了,电线杆也冲没了。我安慰女儿别害怕,我的鼻子却不由自主地发酸了。

家家都受了灾,家家都有损失,但是大家都来不及管自己家的事,因为和玉群家的灾害相比,自家的那点儿损失都不算事。灾难把大家紧紧地凝聚在一起,大家纷纷解囊相助,都想帮玉群一把,让他们感受到来自乡亲们的温暖,帮他们度过难关。村里人都给他们送来生活必需品,送来钱物。没在家的人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做不了别的,就想给他们捐点钱。大家委托我收款,再由我转给玉群夫妇。想不到,玉群家的事通过网络快速传播,捐款的范围不断扩大,北京、天津、广东、浙江、甘肃等地的一笔笔爱心捐款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不断地打到我的QQ、微信、支付宝账号上。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爱心人士的一笔笔捐款,我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们村嫁出去的闺女赵秋梅除了给玉群捐款,还自己花钱给村里做了抗洪救灾的宣传条幅:“同甘苦,共患难,干群团结渡难关”;“战胜洪灾,克服困难,重建美好幸福家园”;“众志成城,生产自救,重建家园”。她虽然已经嫁出去十多年了,可在她心里,小云大村永远都是她的家乡。

灾害发生后的第十天,我带着我收到的捐款和广大爱心人士的心意回到了家乡。看望了玉群夫妇,转交了捐款,转达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关怀,见到他们那一刻,我忍不住哭了出来,他们太可怜了。

看望了玉群,我迫不及待地去看我可爱的家乡。原本不太富裕但风景秀美的小山村变得千疮百孔,良田、山场变成了乱石滩,随处可见洪水袭击过的痕迹。翠绿的山坡上随处可见泥石流、滑坡留下的痕迹,像是人体上的一个个疮疤。好多大树被连根拔起,小北湾的一棵大核桃树不知道被冲到那里去了。河沟里已经没什么水,只剩下满河沟的乱石。我家的山场发生滑坡的地方露出了白花花的岩石,好几十棵树没有了。舅舅家的苹果园随处可见山体滑坡,不知道有多少棵苹果树被冲走或者被掩埋。饮水池被冲,水管被毁,半山坡上是临时接通的饮水管。黄草烟的水库被洪水撕开一道口子,水库下的玉米田也被冲走半边。骑摩托车沿着村里的公路向山上走,十几里的道路要么路基坍塌,要么路上方山体滑坡,大约三分之一的道路被破坏。来到葛节洼,南坡整个山洼的梯田全部被冲毁,地里栽下三四个年头的核桃树也几乎全部被冲走,如果没有这场洪灾,核桃树马上就要挂果了……面对满目疮痍,我的心又一次流泪了。

洪灾过去一年了,当时来村里采访过我的的报社记者又给我发消息,向我询问村里灾后重建的情况,打听玉群现在怎么样。他没有忘记他曾经采访、报道过的受灾山村小云大,他一直惦记着村里的人。我告诉他,玉群很坚强,现在生活的很好。村里被摧毁的水库、饮水工程已经重建,其他水库也进行了加固。一部分被破坏的道路已经修复,并在原有基础上加宽、硬化,成为小云大村的大美公路,一部分还在修复中。小云大村一定会越来越好。我非常感谢报社记者对我们村的关注,感谢支持帮助过我们村的爱心人士,感谢所有为灾区建设做出贡献的人们。

 

【作者简介】赵志民,七十后,出生于河北邢台太行山深处的小山村。在小山村长大的我,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热爱生活,喜欢读书,爱好写作、摄影。2008年在河北省新春联征集活动中获优秀奖。《花椒树下的记忆》《情系小人书》《情系写春联》《家乡的美味,母亲的年糕》等多篇作品在《牛城晚报》《北方农村》和京津冀文化网发表。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