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新书推荐 > 正文
女诗人林荣新诗集《隐居的果实》出版
作者: 京津冀文化网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2-21 15:00:57

 

隐居的果实,图片

隐居的果实,图片

 

诗集简介

 

林荣个人第三部诗集《隐居的果实》,日前由河北出版传媒集团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该诗集收录了林荣近年来的百余首诗作,她一直以在场者的有所见和亲历者的有所知来抒发一个诗者的心灵颤音。她的诗既有亲历的切肤之痛、在场的砭骨之殇,也有获得的感恩之铭、走过的自足之幸。最终,实现了诗人向世间万物生灵表达一己“热爱的方式”,艺术地体现了诗人对社会、人生、个体生命的感受,对起点的回望,对来路的审视和随时随在的深刻反思。从林荣的诗作中,读者可看出诗人的思想轨迹和语言坐标:她兼具精神与语言的双重“洁癖”。

林荣01

林荣

林荣,笔名东方明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写诗、写诗评、随笔等。作品发表在《诗刊》、《诗选刊》、《中国诗歌》等多家期刊,入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3部。认为写作是一种倾听,倾听自己,倾听那些发出光亮的事物。

 

 

 

方家评介:

 

范恪劼:打量一位诗者,一般意义上,无非从几个方面入手:其为诗的忠诚度,其诗作的人生价值取向度,其诗作蕴涵的丰赡度,其诗作技艺的成熟度。

 

作为诗者的林荣无疑是既立其诚又任其能的。在蔚为大观的当代诗歌阵营里,林荣是最为虔诚的诗歌信徒之一——她视诗歌为泅渡自己的方舟。也因此,写作的快乐几乎抵御了她尘世遭遇的所有风寒。她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品味趣味上的取值最终让自己定位于至味之中,始终在雅而洁的琴弦上弹奏灵魂的颤音,这一点正如其《誓词》所宣言的那样——“请好好看着我,看着我的干净,和完整!”

 

在人生价值的取向度上,她是敏感的、纤细的、热忱的,也是柔韧的、强大的、冷寂的。她阅世阅心,也时有矛盾。但矛盾在她身上,不是对峙而是和谐,不是凌乱而是井然。因为她坦诚,坦诚得一如赤子,不掖不藏,把自己在生旅中行走的疼痛、惊悸、担忧、愤懑、希冀、奢望,都和盘托出;她抱着自己的孤洁之心,打开蓝火焰,烛照月光雪。因为她直接抖落开灵魂的遮蔽,灵魂,在她已不是认领和辨认的问题,而是置放和归位的问题。

 

在诗作蕴涵的丰赡度上,她不断扩开诗歌涵盖的领域,不断向着生活的深层挖掘;她笔下的人是社会中的人,“我”是现实中的“我”,疼痛与享受是和时代共振的,“抱病”而吟的意象有着灵魂的显影,“零度”的“燃烧”体现着诗的深层命意;她打通了个我和外部世界的关节,通过一己的体认接近指正了生活的本质和世事的命相,进而在诗歌丰赡度的实现中提升了诗歌的存在价值。

 

在诗艺的成熟度上,她属于精打细敲的匠人,但又不是按图索骥的平庸之徒。她留心着同一时代各种诗歌音律的奏鸣效果,也侧耳倾听着域外诗歌圣手的别致与独到。技法在林荣这里,从来是和内容一样的重要,至少不是次要。她尝试了各种各样的体式,对于词句的反复称量,对于结构的一再搭建,对于效果的一再推演,对于节奏、音韵、气息的反复揣度,对于意境、意象、象外之象的捕捉与设想,都是极尽其心不遗余力。其诗歌多徐缓而少扬厉,常内审而多静观,有着芳馨的女性气息和润泽的知性光芒。(上述文字节选自)

 

(选自范恪劼《零度•燃烧•抱病•复活》一文。范恪劼,笔名安皋闲人,郑州某高校教授,有诗文见诸报刊及文集。)

 

张洁:在林荣的诗中,很难找到狂欢般激进的诗情,她不属于先锋。甚至可以说,她更倾向于保守。我也深信,保守本身就是诗。诗不仅破,更需要立,更呼唤坚守。如果说诗人都长着反骨的话,那么这反骨可以是反传统的,同样也可以是反现代的。在终极意义上,现代并不必然优于传统。科技的进步、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意味着文化的进步。林荣甚至专门写了一首题为《传统》的诗。我猜测,一定是她自觉从前半含半露的表达(如《围绕四个意象探讨一个词的意义》《传道者的寓所》等)还不过瘾,一定又有什么强烈的刺激促使她提起笔来,直呈其意。传统不等于落后,不等于抱残守缺,不等于固步自封。因为诗人所守护的传统,乃是过去时代、人类、民族文化中最优秀的精华。物质时代横流的物欲对人类精神的侵占和挤压,仁义礼智信被公然践踏碾碎于铁掌之下,非常可悲又可怕。多少年轻人的心灵田地已经荒芜,疯长的全都是欲望和自私的野草!面对此种惨烈的行径以及堪忧的现实,一个有良知的诗人,不能不大声疾呼,甚至长歌当哭,尽管她也知道:“哭泣有什么用呢?”

 

读林荣的诗,仿佛亲眼看见她所站立的位置。她并非人所说的高蹈者,在她看来,诗歌本身就必须是关注精神世界,也作用于人的精神世界的。她仅仅是履行身为诗人的本分而已。她有一首题为《誓词》的诗,全诗只有一行:“请好好看着我,看着我的干净,和完整!”干净,不沾染;完整,不攫取。“干净和完整”,是她的理想,是她秉持和恪守的生命原则,是她努力要达到的目标,同时也是她对这个社会和人类精神世界所抱持的希冀。她在《秋事碎影》中写到一个剩余的棉朵,当姐妹们三三两两结伙成群去了大染坊之后,她依然端坐在掉光了叶子的枝头。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样的坚守或许在前卫者眼中显得过于守旧另类,但她就是要依然故我,依然坚持“使用旧日历”。身为诗人的林荣,有她自己“表达热爱的方式”,她愿意为自己也为读者“打开朝向星空和蓝月亮的门扉”。

 

读林荣的诗,我看见她在语言上的追求。她的诗是属于她自己的,她的思想,她的想象,她的语言。即便是多年前的作品,也很难看到模仿的痕迹。很多时候她的语言甚至是相当新奇的。比如她写《旅行的意义》,先反着说,再正着说,“典当行”的比喻十分精确。《梦》中,把梦写成一片自足的水域。在《云,远去的方向》一诗中,她更是使出分身术,让自己一分为二……

 

这本诗集里收录的22首两行诗,隽永蕴藉,闪烁着智慧的火花,语言的潮水经由杰出的工艺析出颗颗珍贵的盐粒。同时,她也在创作中自觉地做着各种尝试:隐喻,叙述,引用,拟境,寓言,荒诞,反讽,解构……《他们是“萨特和波伏娃”》这首短诗,代表了林荣诗歌艺术的另一个方向:

 

得允许有这样的时刻

月光长出不安分的翅膀

蛇各自在夜宴上饮下诱人的黑啤

杯子尖叫着

“我站在我的位置上,一生都不愿诋毁你!”

 

极具现代性的表达方式。题目本身就有太多的暗示,引人联想。而诗取短小的篇幅,仿佛刻意地隐藏。意象的使用,犹如锋利的雕刻刀,每一刀下去,都让石头里的本相更加凸显出来。

 

林荣是一个相当清醒自觉的诗者,这种清醒与自觉,不仅反映在她大量的诗歌评论和诗歌随笔中,同样也反映在她的诗中。显然,她不是一个什么都写的作者。另一方面,她始终在阅读,在自我反思,在语言表达上也一直在自我驱策。从她的诗中,细心的阅读者可以清楚地看出她思想的轨迹和语言的坐标:她兼具精神与语言的双重洁癖……

 

(选自张洁《打开朝向星空和蓝月亮的门扉》一文。张洁:女诗人,居襄阳。出版个人诗集《草上的月亮》《60首诗•张洁卷》,合集《十二女子诗坊》等。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优秀诗人奖,《新诗大观》2013年度优秀诗人奖,《时代文学》2014年度诗人奖,第五届“自由诗歌奖•最值得研究的诗歌人物”。另著有评论、随笔和心理分析小说。)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