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艺评论 > 正文
谁为夕阳添华彩——评小说张建丽《故乡土热》
作者: 京津冀文化网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9-9-28 0:46:54
谁为夕阳添华彩
文/五月天
 
        《故乡土热》是诗人张建丽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作品记述了刚刚从省政协退休的李一卜回到阔别三十余年的家乡清水镇,在整理挖掘家乡的历史文化过程中,逐渐感受到家乡独特的人文魅力、亲情友情和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最后决定回到老家定居。在家乡的热土上,李一卜和几位悠闲的老人,为家乡的发展尽心尽力地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小说同时深刻剖析了乡镇基层干部、民营企业家和退休文化人面对家乡文化的信念,情怀和追求。通过小人物的小情怀,折射出大时代变化中人们的思想境界和精神追求。
 
        张建丽是著名的诗人。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会员,她已经出版六部专著,前五部都是诗集,这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我的记忆里,诗人写小说的似乎不多,因为写诗讲究的是抒情言志,而小说注重的是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诗人写小说,好比是跨行作业,犹如是朱婷去打篮球,德德玛去唱流行歌曲,千手观音去跳广播体操。跨行作业的难度系数颇高,但如果 “跨”出水平来,那么就会更加赏心悦目,收到意想不到的精彩效果。如此看来,诗人张建丽写小说,本身还是非常令人期待的。因为她是以诗人的感受,诗人的思索,诗人的情怀来写这部小说的。在诗人张建丽的妙笔生花中,小说读起来就如同畅饮了清水镇出产“清水老烧”,品鉴了东淀洼盛产的藕粉松花一样,别具一番风味。
 
        《故乡土热》塑造人物是非常成功的。人物是小说的灵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说的成功就是人物形象的特色鲜明。小说的主人公李一卜一生谨小慎微,安分守己,但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才能,活出了比较不错的人生命运。在特殊的年代,他因为成分的问题,初中毕业后回生产队担任会计,凭着自己的写作才华到大队担任政治宣传辅导员,后来抽调到县里“理论组”。二十四岁因为一篇《论孔孟之道从何而来》文章调到省报社理论科,三十岁调到省政协,然后在省政协一干就是三十年。他这一生平平淡淡,与世无争。文革后对他的政治审查也是有惊无险(因为他一没入党,二没当上任何领导职务),最终得以平安着陆,安全退休。这样的人物处于特定的历史环境中,使得人物命运带有明显的时代烙印。李一卜的人生履历折射出时代的变迁、人生的变幻和世事的无常。李一卜把父亲的训诫作为他一生坚守的信条:“不管穷富尊卑,终归这日子得过下去,这就是 “世道”。这个世道宽阔得很,什么人都容得下,什么路都走得通,只要你入了“世”就是进了“道”,无论是走得快慢,只要不倒行逆施,一路走来,那就是你一生留在这个世道上的脚步。”这实际上对今天走在“世道”上的人们仍然具有借鉴意义。我们说,性格决定命运,行为决定人生,李一卜的行为准则决定了他的善始善终。
        小说其他人物的刻画也是栩栩如生:比如话语不多,办事稳重,从不谈是论非,一心一意干事业,抚亲恤友,惠及乡邻,建树社会公德的邱老板;爱说爱笑,老成幽默、愤世忌俗、关键时候却有情有义、厚道善良的姚本吾;潇洒倜傥,直言不讳,得知自己罹患淋巴癌之后,不动声色地把《农民问题一百问》托付给李一卜,然后独自出走一去无踪的书法家石老师。这三个人物是小说人物中的“铁三角”,他们与李一卜交往支撑了整个情节的发展,也丰富了李一卜的性格特征。这三个人物也从侧面反映了清水镇普通人物的生活状态和当下追求,诚如书上所说的,他们是一群“有时候让党着急,惹党生气,但绝不叫党吃亏”的人。作品中的其他人物也各具特色:亲和友善、思路清晰,一心想把工作做好的齐镇长,聪明热情、谨小慎微,但有时骨子里“缺钙”的大学毕业生小何,干了大半辈子秘书和宣传工作,最后只剩下颇多感触和慨叹的陈部长,等等,都是个性鲜明,有血有肉。这里面给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出现次数不多的“戴眼镜”的小范姑娘,小范第一次出现在读者面前是:“李一卜笑吟吟地谢过,小范趁势挽起他的手臂,也笑吟吟地扶着他上楼入座了。”在“蟹香楼”吃饭:“小范姑娘一下子鼓起掌来,后来见没人响应,大概觉得不好意思,做了一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只言片语,把一个机灵大方,活泼可爱的年轻姑娘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而小范调走后给李一卜写来的书信上所说的:“我自入政界以来,逐渐认识到,人生纵有千条路,就我的人生与去向,最不适应的就是仕途,不然,我以后升得越高,摔得越惨,红得越亮,黑得越暗。”又可以看出小范又是一位头脑睿智、做事理智、有独到见解、不随波逐流的年轻女孩。
 
        故事的发生地是地处京津冀交界的清水镇,这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北方古镇。这里东邻天津,北靠首都,这里地处东淀大洼深处,有“胜水荷香”的美誉。这里三面环水,景色清幽,这里芦苇飘香,蟹黄鱼肥。这里有一千多年历史文化的积淀,有典型的晋、徽两地特色的民居,有传统技艺的美食和工艺产品,更有城乡兼备的风土人情和毗邻京津的地域优势。这样一个颇具特色的千年水镇,从作者的娓娓叙述中,感觉浓郁的民风扑面而来。单从小说中出现的蟹香阁、元庆堂、义和桥、三道泊、芦苇庄等字号和村名,就感觉到冀中平原水乡的浓郁特色。黄家的花糕、霍家的烧鸡、杨家的大饼、刘家的水饺、潘家的熏肉、张家的豆腐豆浆;嘎鱼卤的手擀面、薏米莲子仁馅的粽子、取自天津手法来自保定传承的烧熬鲶鱼,让人咂舌赞叹,似乎感觉到香气扑鼻,满口生香。而书中提到的清水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获得省调演一等奖的地方花会挎鼓、渔樵耕读,各具特色的渔歌、夯歌、号子,大户人家挂的宫灯,小户人家挑出的鸭子灯和鱼灯,把冀中水乡的风土人情表现得璀璨绚丽,五彩缤纷。还有详细描写的“打冬网”:二三十号人在冰上一字排开,一人一把镩,按照渔老大的铺派,分别在不同地方凿开冰窟,然后顺着冰窟把渔网撒下去。经过一段时辰,再从另一头的冰窟中把渔网拽出来,那鱼一出水,在冰面上蹦跳得好换是你,不一会儿冻僵了,再拿鱼篓拾鱼。这简直是一帧有声有色的冬日狩鱼图,记载着清水镇人民的勤劳精神,展现着清水镇人民的美好生活。可以说,清水人高亢的夯歌里,酝酿出他们的喜怒哀乐,清水人醇香的海碗里,装载着他们的苦辣酸甜,他们的希望和梦想,似芦苇荡里掠着水面的几只绿头鸟,不畏风雨,展翅翱翔!
 
        故事发生的时间也很特殊,故事选定在2008年前后这个发生过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特定时期,使得小说置身在沸腾社会生活的大氛围下,人物形象在历史事件的衬托下和激烈矛盾的冲突中丰满和清晰起来。我们知道,2008年5月12日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地震发生之后,全国人民踊跃捐款,清水镇人们在捐款中也表现出自己的独特个性。平时镇上修形象工程迎宾牌坊,筹款五十万没人响应,因为清水人认为那是“拿老百姓的钱给政府买化妆品”,是毫无意义的面子工程。可是在大地震捐款中,清水镇的老板一下子捐出八千万元,诚如石老师所说的:“疾风知劲草,危难见英雄,一般情况下,老百姓遇到太平盛世,自然是安居乐业,显不出什么大节大义,可是一旦发生国危国难,那准是众志成城,同仇敌忾。这是清水老百姓的知大义,明大节。”平时精打细算的邱老板一下子捐出六十万元,平时节俭有加的姚本吾捐出了三十套板房,平时身上从不超过五十元钱的李一卜捐出了一个月的工资。在特定事件的推动中,人物的精神境界和品格特征表现出来,人物的朴素情感和家国情怀凸显出来,使人们对这些清水人油然产生一种深深的敬意。
 
        常言说,西有白洋淀,东有东淀洼。张建丽的小说深受“荷花淀”小说的影响,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和乡土气息。小说叙事平实,清新朴素,心理刻画细腻,富有诗情画意。其中这里面的心理刻画颇具特色,比如李一卜对小范姑娘调走时的一段心理描写:“但即使两者都无邪,那李一卜也必须就坡下道,他必须端正长者的身架,摆出一副故作生分的姿态,随时随地警惕着人生那份隐情的外泄。所以今天见到小范,他故意首先热情地和陈部长打了招呼。”比如李一卜在起草报告中的一点感触中写道:“倘若当初自己也走这路门道,凭这份懦弱和平庸的才智,今天还不知羞愧到何种地步呢。但反过来讲,如果不是用现在的眼光和心态去度人度己,其实不也照样心平气和?就如现在入流的人们,依然在各自的位子上悠悠然然地过着每一天。”比如齐镇长的父亲在清水镇小住时的心理描写:“这期间,儿子没照过面,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这使他内心平静了许多,也安然了许多,有这样一群贤达之人在儿子身边,他对儿子的为官为事少了一份忧心。要按他的兴致,在这里住上半月二十天的,和这几个朋友再深谈海聊,也是一件乐事。但他也知道,久住人必贱,频来亲也疏。何况自己又是第一次,思来想去,还是走为好。”通过这些心理描写,反映了作者观察和感受生活的独具匠心,反映了作者敏锐和扎实的的洞察力,反映了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和深刻的人生感悟。让人感到,作者不愧是一个有思想、善思索,常思忖、勤思量的诗人,诗人的笔触成为这篇小说的讲述基础和叙事基调。
 
        但是张建丽的小说又不拘泥于“荷花淀”派的写法,在近乎平淡的情节推进中,小说借助人物的对话表达出很多人生的哲理,增加了作品的厚重感,这又体现了作者深厚的理论功底、扎实的国学修养和运用自如的语言功力。如:富无文不贵,武无德不尊;文志武血丈夫气,松青梅冷竹子风;权贵待人平和谦卑一些,那是美德,富人处事温良谦让一些,那是仁义;回忆有时带来的是幸福、快乐、愉悦,可有时带来的也有苦痛,伤灼和诸如此类的尴尬;世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哪怕有两个人,他也是主,有一百个人,他为将,一千人他则为帅,一万人他则成王。另一种人是哪怕只有两个人,他也是仆,一百人当中,他也是士,一千人他仍为卒,要是万人当中,他则沦为奴了。等等。相信读者都能从中得到启发或共鸣。通过阅读,获得人生的警示和收益,这也许超出了作者当初的写作预想,这就是文学创作中所说的内容大于形式吗?
 
        本书的题目《故乡土热》,让人对故乡有一种油然的亲切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故乡是心灵的归宿,情感的家园,灵魂的栖息地。记得一首歌唱道:“世上多少变迁,不改我故园的情,人间多少霜雪,难移我的如初情窦。”这一点,李一卜做到了,小说的结尾写道:“日子照样过,李一卜到了晚年,才在忙碌中感受到了先前不曾有过的人生美好滋味。退休回到清水镇,他觉得这是一生最正确的决定。”老有所养,老有所为,这是老年人面临的重大问题,妥善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百姓福祉。据民政部统计,全国六十周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已占总人口的17.3%,,当代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的趋势已不可逆转。如何表现这个老龄化社会,确已成为肩负着反映社会风貌和现实状况的作家面临的时代命题。现在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传奇小说、推理小说、悬疑小说、历史小说、军事小说、科幻小说、网游小说各显神通,百舸争流,可是反映老年题材的作品似乎凤毛麟角。张建丽独辟蹊径,写出了这部反映退休老人老有所为的沉甸甸的作品。可以看出诗人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担当,这是张建丽关注社会,关注老年人,表达老年人诉求交出的一份严肃而厚重的答卷。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