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艺评论 > 正文
具象与意象的灵魂独白——评王国旗组诗《在凄风苦雨中行走》
作者: 陈浮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9-10-29 14:53:36

        一个好的诗人,该有自己专属且独特的诗性表达,亦可以透过诗句传递出一种“声音”,而且发人深省。诗人王国旗做到了。

读他的诗,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情感或明或暗,在被隐喻的人生里啃咬着我的心。这是诗吗?分明就是一部命运史!分明就是在隐形的抗争中诉说生命的哲学和无奈!一片叶子的命运,一双皮鞋的前世今生,一棵立在原点的树、一株卑微的野草……他笔下这些事物统统被赋予了生命,而且有了生命的具象,它们完完全全活化了,它们的生命经历亦如人生。命运如舟,生如四季。读诗便可以看出诗人王国旗所经历过的伤痛和艰难。是诗歌使他有了表达情感和“言意象”的出口,因此每一首诗都是他灵魂的独白!每一种器物的秘密背后就是他苍凉的人生!

诗人以“叶子、皮鞋、野草、树”等具象,来解构人生,解读命运。可以说,以有形有体的具体事物做为基础写作意象,进而抒发情怀,构筑自己独特的文学诗性空间,是王国旗专属的写作手法。这也是他特有的写作向度。“其实,我们都可以是/枝头那片小小的树叶/春来了就绿,秋来了就黄/风来了,就随风摇晃几下……”《易经》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诗歌《一片叶子》,以形而上之豁达意识,清晰表述叶子的生之道,也在叙事学话语层面以“生的”在场概念表达一种灵魂内里的声音。是啊,谁人的生活不是在“方寸之间修炼,默默厮守?哪一片叶子,不是静静等北风来过,寒流来过?”由视觉感官上的叶子形象,至时空意识流状态的叶子人生,诗人是在一个自由且特定的架构下,默默叙述,这种写法我喜欢!

诗人之“意”乃诗之根本,好的诗歌常以言外之意的隽永和情深来表现并营造意犹未尽的艺术效果。诗歌《一双皮鞋》就属这类。诗人正是通过全方位的现实描写,烘托出一种现实的力量,他是在写皮鞋的命运,是在致力于个体力量的微弱坚守。他这样说:“脱皮掉肉乃家常便饭/丢却虚荣,记忆中/除了疼痛,还有荣光……”皮鞋是会疼的!读来,我们不难领悟诗人的理性和写作趋向。诗人有过“灵魂”的感悟,才能写出触及灵魂的诗句,正是在这样的“意”里,营造出一种细微与宏大的精神氛围,读罢,引入沉思。“你默默在墙角,不肯安歇/你仍在推演雷鸣的走向/穿越硝烟/构思一本生命的教程”。皮鞋的生命历程亦如人之生命的历程,有劳苦,有心酸,有荣光,也有凄怆,一双常人眼里普普通通的鞋子,而今在诗人王国旗笔下不仅有了灵性,更是有了深层次的教育意义。如此甚好!

诗人王国旗是一个现实主义诗人,他习惯性自觉自动地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去思考、评价生活、表现生活。诗歌《一棵立在原点的树》里,他的诗性认知是独特的,他似乎是在说树的故事,可是读着,令读者豁然间会有种在场感,会猛然间发现其实诗人王国旗何尝不就是那一棵立在原点的树?风雨无阻,无论经历什么,他始终如一,立在那里。唯有经历过,才能将一棵树的人生形成精巧的艺术构思进而成诗,唯有洞悉,才能以树眼看人生,看世界。“一棵树立在那里,许多年/风,总给他捎来远方的消息/雨却常常,伏在他肩头哭泣/爱抚摸他的头/他却始终,沉默不语。”我想,这就是诗人王国旗的准确形象吧!家常里短的俗世生活中,王国旗有痛苦、艰辛、挣扎,也有看淡一切过后的“空心化”现象。其实,这才是人生!

刚看到《一株卑微的野草》这题目,我的心禁不住动了一下。一种声音传递过来了,是苦涩?是谦逊?还是灵魂高台里那微乎其微但却动人的演奏?不!是独白!分明就是诗人王国旗的灵魂宣言!“从不回避我的出身/自投入娘胎就已注定/我做不了王侯将相/也成不了人上之人,我只是/一株及其卑微的野草啊/在大地的胸膛上扎根”。如果说诗歌《一片叶子》《一双皮鞋》是在绝妙隐喻人生,那么这首诗可谓是声音的呼喊,是坦荡荡的自白!诗人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一株野草,但他说:“一株草也要/活出一株草的精神/把根深深扎在地下/让四肢在阳光下铺展,蔓延……”此时,诗人不遮不掩,大胆豪放。诗句中有着阳光般的热烈,也有着山谷间的荡气回肠。是他在吼吗?他是那株会吼叫、呐喊的野草吗?是的!此时的他,语言奔放恣意,直抒胸臆,尽显其男性品格。

    可以说,支持诗人文学空间的,首要的就是其那份情怀,几十年的人生经历无疑是其创作的资源和途径。本组诗中有诗人对生活的回顾,对人生命运的感怀和定义,气韵深沉,不乏其特有的宁静和苍茫。组诗《在凄风苦雨中行走》,诗人开始于与往日说再见的惊人气魄,而后锁定具体意象“一片叶子、皮鞋、树、野草”,将这些平凡的事物巧妙融合在一起,来写意人生,勾勒命运。字里行间,让人读来,为之沉思、为之震撼。借着这些“器”物,诗人以“生命之声”为主导线索,更大程度上,有内涵、有节制的表述了人生和人性。诗歌结束于《一个孤独的大雪的深夜》,是在写大雪的人生?是在说大雪的孤独?可以说诗人王国旗最擅长的就是隐喻,就是用具体的意象来表述真实的人生。大雪的人生何尝不是王国旗的人生,这一切器物的缩影何尝不就是现实中的王国旗?整组诗,诗人从未直接提及“在凄风苦雨中行走”,可是通篇看来却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坚实向前。行过,源自于灵魂的声音出来了,是绿色的,生命的,而且满了阳光……

作者简介

陈浮,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结业于黑龙江省首届文艺评论家理论研修班、黑龙江省萧红文学院第十七届中青年作家班。作品刊于《人民文学》《文艺评论》《地火》《石油文学》等。获2015年度“人民文学”近作短评银奖等多种奖项。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