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化沙龙 > 正文
阮先锋:瓷器方寸间 慧眼辨真假
作者: 许顺喜   来源:环球文化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4-9 9:57:27

 

著名瓷器收藏家、鉴赏家阮先锋

  很早就听说京城有一位资深的古陶瓷收藏鉴赏家,叫阮先锋。数月前,笔者有幸见到他收集的部分藏品,恍若置身一个精致展馆,有宋龙泉青釉双耳瓶、元孔雀绿釉缠枝牡丹花卉罐,有明空白期青花人物罐、明嘉靖青花瓜楞罐,还有清康熙五彩人物罐、雍正黄釉青花盘、乾隆粉彩人物天球瓶、光绪青花龙纹大盘等官窑名瓷,真可谓样样有来历,件件是珍品。

八十年代初阮先锋在广州经营的古玩铺

  阮老师今年46 岁,老家在江两省抚州市临川区。小时候逢年过节,母亲就会小心拿出一件青花香炉烧香供佛。有一次她对儿子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清代香炉,要好好保管。阮先锋手摸香炉,深深被炉上潇洒漂亮的缠枝花纹吸引,从此对古瓷兴趣渐浓。那年头他经常情有独钟地把邻家丢弃的瓷器残件捡来把玩、揣摩。看到路边、集市有人转让祖传瓷器,他总是驻足长视,百看不厌。听说某藏家有明清传世瓷器,他多次登门,潜心拜学。得知朋友父辈保留 1949 年前出土的宋元明瓷器,他更是三番五次悉心求教,反复研讨。正因经常目睹古瓷真品,上手藏家官窑重器,相互切磋鉴瓷绝招,还不到 20 岁,他已基本弄懂各代官窑、民窑的制瓷工艺、器型特征、纹饰款识、传世印记、出土痕迹等鉴定要旨,鉴瓷眼力大长。

著名瓷器收藏家、鉴赏家阮先锋

  羊城“试漂”喜得宝

  在老家时,阮先锋家旁有一个解放军通讯哨所,他平时热爱学习,很关心新鲜事物,经常去哨所看报。有一天他在哨所的报纸上看到广州改革开放的报道,眼前一亮。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何不去广州打工闯天下!临行前他想起老家有人曾在广州试卖过古瓷,于是也想带几件,以作去广州打工的“备胎”。改革开放初,淳朴农民拿到市面上流通的家传古瓷几乎无假,最不济也是民国后仿,价格亦很便宜,花十块、八块也能买到蛮不错的古瓷。于是,阮先锋拿了家里仅有的180 元,收了十好几件古瓷,坐绿皮火车去广州“试漂”。

  天佑福人。一到广州,阮先锋就四处打听,得知广州荔湾区清平路有个花草鱼虫市场可以摆摊交易瓷杂,于是他决定在打工前,先把老家带来的瓶瓶罐罐处理妥当。好酒不怕巷子深。第二天他刚把带来的瓷器在市场的一个角落摆开,没多久就被识货人以原来好几倍的价格买下,还希望他以后再拿古瓷来卖。初战告捷,他开始静下心来在广州慢慢寻找合适的打工机会。

山西书协副主席赵望进为阮先锋题词

  又过了一段时间,阮先锋打听到广州中山八路有个古旧器物交易早市,从两点开到五点半。翌日凌晨两点半,阮先锋就赶到市场,想为以后摆摊做一点准备。市场上的摆摊人来自各地,阮先锋走走停停,一连看了很多摆摊。忽见马路边上有位 6 旬老汉打开包裹准备摆摊,阮先锋心想,可能会有新的好东西,于是马上跑了过去。老汉慢慢拿出多件各类器物,阮先锋突然看到他拿出一件非常漂亮的青花洗,凭经验感觉这是件非常好的东西,而且是件精品,不由心中大喜,快步上前拿到手里翻看,器底果然见“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初步判明是件难得宣德官窑器。他当时非常激动,但表面不露声色,既不松手,也不让旁人看,马上就势请老汉到旁边单独议价。刚开始老汉坦言,这是我祖传的东西,因家需急用,想变现一百多元。偏不凑巧,此时阮先锋兜里仅有 100 元。他直言相告:“我身上只有100 元,能否给我留15 元吃饭,给你85元。我身上的衣服值好几十元,也给你。”并立马把衣服脱给老汉。同时打定主意,就是1OO元一分不留,也要把洗买到手。心诚则灵。老汉为之感动,只拿了85 元,交洗走人。阮先锋连声道谢,也夹着青花洗头也不回匆匆离去。回到旅馆,阮先锋细看所购宝物,果然是大明宣德官窑,越看越喜,彻夜难眠。

著名鉴赏家阮先锋正在鉴定瓷碗时拍摄

  初会泰斗耿宝昌

  在广州经过一段时间打拼,阮先锋慢慢认识了一些广州买家。有位买家得知阮先锋收藏一件大明宣德官窑洗,马上邀他一起到北京找专家鉴定。经广州买家托人约定,这天他们来到天安门故宫东门,只见一位非常精神的6 旬老者从故宫出来,坐在花圃台阶仔细打量宣德青花洗。不一会他小心把洗交还阮先锋,略显激动地说:“这种宣德官窑洗存世量很少。你千万小心,千万别碰坏了。”随后他又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写了几行字。阮先锋估计他是记下自己所见到的这件宣德官窑。(20 年后瀚海拍卖公司的老总又拿此洗请耿宝昌鉴定,耿老果然马上想起,此洗我以前见过,必真无疑。)

阮先锋与著名收藏、鉴赏家白明在一起亲切交流并合影留念

  老人临走前又对阮先锋说:“好好收藏这东两。以后的收藏要靠你们年轻人。”看到老人走回故宫,那位广州买家对阮先锋说:“你知道刚才那位是谁?他就是中国陶瓷泰斗耿宝吕。”阮先锋听后故意开了一个不想成交的价格,自己留下了这件宣德重器。这么多年来,阮先锋一直记着耿老嘱托,精心保管着这件稀少珍罕的宣德精品官窑。

  悔与国宝擦肩过

  随着阮先锋在广州鉴瓷知名度见长,慕名求教的人越来越多。在经营的同时,他也经常给领导和藏家无偿解疑释惑,忙得不亦乐乎。有一次,一个老板把阮先锋邀到广州中国大酒店,请他掌眼一位外国人带到中国的三件宋代建窑油滴碗,以备购买。这位外国人小心翼翼把三只宋代建窑油滴碗放在桌面,每只碗开价50 万。凭着以往的收藏实践和书本积累,阮先锋深知这三只宋代油滴碗堪称国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再三力劝这位老板:“如此精美的国之重器,千载难逢,物超所值。这种碗极其珍贵,以后一只就要 500 万到 1000 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可当时尚不识货的老板还是只肯出20 万一只,外国人二话没说,打包走人。阮先锋连喊“实在可惜!我要有钱必定买下。”几年后,这位老板到日本旅游,亲眼目睹一只宋代建窑油滴碗标价500 万美金,不禁万分后悔当年为省小钱而与价值 1000 多万美金的三只宋代建窑油滴碗失之交臂。回国后,他马上打电话告诉阮先锋此事,并再三赔礼:“老师已鉴准国宝,我后悔没听你力荐,实在抱歉。”阮先锋听后只能以“缘分未到”作答。

阮先锋九十年代初与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叶佩兰在一起亲切交流

  乾隆重器再生时

  外地有位藏家请一位行家掌眼,花100 万从国外买回一对乾隆青花缠枝纹盘口瓶。这位藏家仍不放心,私下花钱请当地某专家到家中鉴定这对瓷瓶。谁知专家看后断言:此瓶不对。气得这位藏家当场把一只“假瓶”砸破。当时专家脸都变色,让他千万别再砸,所幸砸破一只,留下一只完整器。等专家走后,这位藏家马上打电话告诉帮他掌眼的行家,说专家认定你帮我掌眼的这对瓶是赝品。这位行家很平静地劝慰藏家不要着急,你不放心的话原价卖给我。既然打烂了一只,我花 50万买下另一只。如不想转让,就请再找其他资深行家看看。

  后来这位藏家经过朋友介绍,专程到北京请教阮先锋。刚拿出一好一坏两只青花瓶,阮先锋两眼一扫,连器底也未看就问:“这么好的乾隆青花官窑为何破了一只?”这位藏家就把来龙去脉重复了一遍。阮先锋对他说:“我现在对你说此瓶靠谱,你恐怕还不敢相信。既然专家认定此瓶为假,应当价不值2000 元,我现在出 20万元买这只专家认定的“假瓶”,如何?实不相瞒,你剩下的这只乾隆青花官窑瓶还比你当时买两只瓶的百万价值还要高。”后来这位藏家又请北京多位行家鉴定这只乾隆瓶,结论和阮先锋一样,心悬的大石这才落地。回到家乡,他又找那位专家论理,告之北京知名陶瓷鉴赏家和其他行家都鉴定此乾隆瓶为真。那位专家只好说,我的鉴定也只是一家之言,可以退回你的鉴定费,但我并未让你学王刚鉴宝节目砸瓶。

  阮先锋与中国工商业联合会珠宝首饰检测鉴定中心专家评委、中国轻工业珠宝玉石鉴定师鲁克化教授在一起交流

  1995 年,阮先锋到安徽安庆和藏友交流藏品。下火车后他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慢点开,小心碰坏纸箱里的东西。司机好奇地问:“你是干什么的?”阮先锋回答“我是研究古瓷的。”司机听后说:“我家有一对青花缸,很漂亮,是当年我奶奶陪嫁带来的。现在家里老房要拆迁,没地方放,怕碰坏了,你买不买?”阮先锋听他这番介绍,估计不是新瓷,就答应到他家看看。他到司机家后看到一对50 公分的青花龙凤大缸,马上从器型、胎釉、包浆等方面判明是清代嘉庆官府定制的精品大缸,花万元买下。司机非常感谢,未收阮先锋车费就把他送到目的地。阮先锋也为自己无心插柳柳成荫,额外找到一对精致清中期青花龙凤大缸而高兴。

  阮先锋与地质大学珠宝学院原院长,国家珠宝玉石质检师吴国忠教授在一起交流

  古瓷片里学问多

  前不久,京城有名的“片儿白”白明先生慕名带甘肃卫视电视台“透望珠宝馆”剧组找到阮先锋,和他一起交流、研讨古瓷片收藏。阮先锋认为,千万不要小看古瓷片。古瓷片能成就大事业。想当年专家就是透过几块清凉寺出土的汝窑瓷片和风凰山出土的官窑瓷片,进而深入发掘、研究,终于发现了宋代汝窑遗址和官窑遗址的惊天秘密。小瓷片又蕴含大学问。无论胎釉、画工、款识、制瓷工艺、器型特征,都能从瓷片和底足一览无遗。瓷片是鉴定古玩瓷器的最好老师。如果你能看准瓷片的年代,什么瓷器都能看懂。手里有标准官窑瓷片,就有可能找到官窑瓷器。阮先锋就曾看到一个老气横秋的明代永乐天球瓶,开始没判准年代,突然想起自己保存的永乐青花缠枝莲瓷片与这个天球瓶的纹饰、胎釉如出一辙,这不是典型的永乐青花缠枝莲天球瓶吗,立即毫不犹豫化重金购藏,成为自己收藏生涯最珍贵的重器。

  为了更好切磋古瓷片收藏技艺,阮先锋拿出自己收藏的洪武青花缠枝莲瓷片、永乐青花缠枝莲瓷片、成化青花梵文瓷片、宣德青花瓷片、嘉靖青花一束莲瓷片、万历青花缠枝莲瓷片、雍正青花底足、元青花瓷片等珍贵瓷片,让白明在电视镜头前一一向观众介绍。当白明不小心把嘉靖青花一束莲瓷片误说成雍正青花瓷片时,阮先锋委婉指出,你可能把嘉靖青花一束莲瓷片误看成雍正青花瓷片了。白明定眼一看,马上让摄像师莺拍解说词。其实像这种准确判断瓷片年代的事情,笔者也经历多回。有一次自己拿以前收藏的五块瓷片请阮老师鉴定,他当即指出,这块是明嘉靖蓝釉龙纹官窑瓷片,这块是明宣德青花官窑瓷片,其余三块瓷片不对。我听后一愣,巴掌大的无款瓷片,他马上能淘汰假瓷片,更准确断出是嘉靖和宣德瓷片,真不简单。

  采访结束时阮先锋特意补充:现在仿伪者打碎假瓷器当古瓷片卖早就不算新闻。初学者花小钱买假瓷片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比对假瓷片又花大价钱去买假瓷器。小瓷片里乾坤大。学习鉴定古瓷,最关键的是要先找到名副其实的古瓷片。为了帮助初学者得到真瓷片,阮先锋表示希望得到有心人财力帮助,办一个面向大众的陶瓷会所,开门展示自己收藏的大量古瓷片和部分古瓷器,让初学者上手观摩并购藏真瓷片,学会鉴别古瓷器的真本领。白明非常赞同阮先锋这个计划,再三表示届时会所开张,自己一定帮忙宣传。

  探寻珍瓷有妙招

  阮先锋得知我也喜欢收藏,不久前专程邀我光顾了江西南昌一家大古玩市场。忽然他在一个小店看中一只青花小碗,马上不动声色付了1300 元买下。走出门外,阮先锋对我说,店家说这是明代小碗,其实是元青花小碗。虽属民窑精品,但干元所购,物超所值,也算捡个小漏。说到这里,他打开手机,调出两张元瓷图片,一为元青花缠枝纹大罐残器,一为元釉里红玉壶春瓶。他略带神秘地说:“这是我早年重金所购的两件元瓷真品。一件元青花缠枝纹大罐残器因要购藏乾隆重器也已转让,另一件品相绝佳的元釉里红玉壶春瓶仍一直珍藏,回北京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

  那天在阮先锋工作室里,我有幸见到的这件元釉里红玉壶春瓶九层纹样,蕉叶中茎单线色绘、如意头纹、松果形缠枝牡丹、葫芦形叶片、单回纹、分莲瓣等,无不尽显典型的元瓷风格。麻仓士胎体略显干涩,恰似白玉,底足深挖,胎釉间露一线火石红,这是仿伪者绝难造假的。尤其是器型潇洒俊秀,亭亭玉立,看那个弧度,看那个线条,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是那么恰到好处,后世恐怕再也难做出这个味道。难怪有专家看后曾大赞: “这是博物馆级珍罕元釉里红器。”元青花本来不多,元釉里红器就更加稀少。能零距离触摸如此珍罕的元釉里红玉壶春瓶,真令我大开眼界,了却收藏大憾。临别前阮先锋直言相告:国内外博物馆的元青花、元釉里红器基本都是出土、窖藏。各大博物馆的宋代汝、官珍瓷,有些也是先入土窖藏,后出土传世。宋元珍瓷太美、太好,陶瓷爱好者谁不梦想拥有这款如美人坯般的陶瓷极品,哪怕弄块瓷片玩玩也好。工薪藏家要想把这瓷中“西施”、皇家“飞燕”请入寻常百姓家,不妨多留意扫描宋元珍瓷上的出土痕迹,再配合看器形、识工艺、辨胎釉,有缘有运的话,包不准也能恭迎宋元珍瓷登堂入室。

  一块牌匾显双馨

  前段时间,某地一家专营书画的拍卖公司想兼拍瓷器。这天,公司老总向老友诉苦: “近一两个月来,聘请了,10 拨北京、本地专家鉴定上拍瓷器,可旅差费、鉴定费花费不少,他们却牛说牛理,马论马道,拿不出统一定论,头都大了。”他苦恼找不到能人帮自己把关瓷器。老总的朋友对他说“我的朋友阮先锋专玩古瓷,造诣很深,他说真就真,假就假,绝对靠谱。正巧他刚从北京到此,何不请他看看。”老总听闻大喜,立即把阮先锋请来。

  阮先锋到后烟不抽一根,茶不喝一口,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近 200 件瓷器逐。一判明真假,直言相告。老总突然想起有位常在国外买明清官窑的北京鉴赏行家看完这批瓷器后只苦笑说了四字:“最好别拍。”如今阮先锋的判断和他一致,而且坦诚相告,真是奇才。事后这家拍卖公司老总为了公司信誉,果断拍板,取消瓷器拍卖。

  阮先锋还曾受澳门收藏协会会长邀请,去澳门鉴定过古瓷。邯郸收藏协会会长也邀请他去邯郸鉴定古瓷,临别时专门送了他一块“慧眼鉴宝”的匾牌以示感谢。而南京有位看风水的巢大师在阮先锋看完他的藏品后,情不自禁地题词相赠:“真诚有乐静气场,实在无虚锋古堂。” 阮先锋还亲自把关,用非常合适的价格帮内蒙一位高校院长买到了宋影青碗、明万历青花人物罐、清乾隆祭红釉窑变双耳大瓶等高档明清官窑。如仅花 5 万元买的一对乾隆祭红釉窑变双耳大瓶就价过二三十万元。院长每当把玩这些开门见山的名窑珍瓷,就十分感谢他的忘年老师阮先锋。

  听罢上述介绍,我内心久不平静。阮先锋鉴赏古瓷技艺一流,助人为乐品格高尚,不失为德艺双馨的资深古陶瓷鉴赏家。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