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银行
广告图1 广告图2 广告图3 广告图4 广告图5
  • 1
  • 2
  • 3
  • 4
  • 5
文化沙龙 > 正文
关于“一带一路”题材小说丨啼血双骄
作者: 宋家臣 宋强 向祥斌   来源:京津冀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7-4-17 22:01:12

           2016年元月,磕磕绊绊中,张玉成的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啼血双骄》正式出版了。



恰如张玉成的人生一般,《啼血双骄》的人物故事曲折、豪放,悲壮、浪漫。


有人评《啼血双骄》,写得山重水复,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命运相互牵扯,爱恨情仇交错渗合,家国情怀融合碰撞——好看、耐读,有品味。


有人说《啼血双骄》,是小说,亦似影视剧本,时空转换跳动自如,武打格斗栩栩如生,其极具穿透力的画面式表现风格,常能给人以身临其境的幻觉之美。


也有人把《啼血双骄》说成是对活的历史的一次大胆的文学再现,张骞出使西城这一个辽阔而深远的历史体裁,经过挖掘、加工、放大,在严格尊重史实的基础上,进行创作,赋予了其生命力和传奇色彩,其意义和价值具有划时代性,愈久弥香。


对张玉成,人们更多关注的是他的作品,并且把他的作品成因归结为其近十年来,对文学、特别是对武侠小说的酷爱。可是,鲜有人知道张玉成创作背后的人生艰辛、曲折,更不会想到,张玉成创作《啼血双骄》的真正动力,只是想籍此找一份更好的谋生之道,以此改变命运。


张玉成是一名残疾人,他出身不久,就因为一场高烧,导致双腿功能性障碍。八岁时,第一次上手术台,右脚筋腱被斜斜切断,然后对接延长。十岁那年,左脚,又实施了同样的手术。张玉成双脚虽然能落地行走,但却比常人困难许多,说话也不顺溜,评定肢残三级。


康复期间,父亲见张玉成整天坐着发呆,说了句“没事就看看书”。就这样,张玉成开始读书,并从此与书籍结下不解之缘,《三国演义》、《红楼梦》,他见书就读,特别是对武侠小说偏爱有加。


书毕竟不能当饭吃,文学也只能是一种爱好。高中没读完的张玉成在家人的安排下,找到了一位裁缝师傅,打算学一门手艺。然而,由于手脚都不方便,张玉成坚持了2个月,不得不放弃这门手艺。后来,他先后学过医、学过电脑,但这些都没能给他带来稳定的工作。


康龙公司是张玉成第一家入职的公司,在这里他几乎释放了自己全部的青春热情,当时每月800元的工资虽然不算多,但他却足以自食其力。


然而,成了家,有了女儿,特别是遭遇家庭变故后,张玉成的生活,就显得捉襟见肘,难以维系。


2012年,以残疾之躯,张玉成只身来到南粤莞邑,开始了艰难的全新生活之旅。


茫茫人海中,张玉成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进身之道。为了落脚扎根,他在濒临倒闭的小作坊从事过网络销售,在儿童玩具厂做过手工活,在服装公司当过文案编辑,但这些工作都不是张玉成想要的,他最终选择了离开。


“到广东后,仿佛一下子陷入沼泽,在无奈之际五次进入工厂与万千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一样用十个指头挣饭食,只为生存。每次进进出出几乎都没有做满三个月,因为我不甘用我宝贵的时间付诸于这项极其原始的工艺中,于我而言毫无意义。”


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南国都市,张玉成尝尽了各种艰辛,但不管情况如何糟糕,他丝毫没有动摇初衷,且愈挫愈勇。张玉成知道,悲观或者乐观,坚强或者懦弱,前进或者后退,就象一道阀门,任何一次错误的关启,都会导致两种决然不同的人生际遇。


他不想输掉自己的人生。


时间到了2014年5月,辗转沉沦,无奈之下,张玉成远走甘肃,相随一位浙江老板做展销会,每半个月迁移一座小城。


大漠西北,条件虽然十分艰苦,但在这里,张玉成第一次感受到了茫茫漠北的寂寥空旷,他沉静已久的文学梦被再一次象火一样燃起。这次经历也为他后来《啼血双骄》的小说创作提供了不少灵感,用他的话说“是冥冥之中因缘际遇”。


2015年5月,在工作期间张玉成偶然听了一个商业讲座,第一次接触到了“一带一路”,他把“一带一路”和甘肃之行结合起来,一连好几天,“一带一路”、大漠戈壁,在他脑海里萦回,始终挥之不去,继而萌发了籍此创作一部顺应“一带一路”战略的小说。


张玉成是一个得策辄行的人,对于任何机会他从来不会轻易错过,因为机会对于他而言更比常人艰难。


张玉成索性辞职,开始了“一带一路”小说题材的创作筹备。他查阅了大量有关张骞出使西城的史料,包括“西域三十六国”所有资料。与此同时,他还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花了50元买到了一张长约3米,宽约2米的“张骞出使西域”全图,贴在出租屋的墙上,反复观看,在图上追思历史的蛛丝马迹,找寻创作灵感,。


“我真切地理解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含义,因为往往查阅10万字20万字的资料,真正有用甚至可以引用于作品中的区区不足十几个字,皆是一笔带过,否则有抄袭之嫌,也容易把故事写死。但是,如果不去查阅这些资料,则必然底气不足,于是我决定‘宁可查一千一万字的相关资料,绝不谬误一处’。”


张玉成把自己的创作计划初步定为30万字、4个月的时间。可他算了下手上的钱账,仅有的8000元积蓄,每月房租800元,生活费1000多元,根本无法支撑4个月的创作预期。无奈下,他只好重新构思布局,将创作计划压缩至15万字。而后,张玉成写一夜,修改一夜,读书、构思一夜,以每三天一万字的速度向前推进,在不到60天时间里顺利结稿《啼血双骄》。


多少年来,都是一个人在江湖行走。北至京城,南至南粤,西至甘陕,东达上海。为了梦想,一直在路上,亦如竹子扎根,储备自己,最终实现突破。


 而今,张玉成剔除小说给他带来的各种赞誉和褒扬,清净心中些许杂念和周遭琐事,已在北京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影视圈朋友,正式开始潜心电影剧本的创作。与此同时,也利用业余时间执笔第二部长篇武侠小说。他笑称,“在北京,我一定会珍惜时间努力进取,力争实现左手写剧本右手写武侠,同时推进的夙愿”。


张玉成身上展现出的坚定的人生信念以及文学创作天赋,完全颠覆了人们曾经对他的了解和认识。他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力量,一种不向命运低头,勇于对抗平庸、反叛流俗的人生力量。这种力量让人走上擂台不惧输赢,逼近死亡而不计寿限。


我们祝愿从鄂中京山走出的张玉成,在北京影视圈通过不懈努力,早日得到国家和社会的认可,再次书写更多身残志坚的励志传奇。

more独家报道
more文化资讯
more人物访谈
more文化产业
more文艺评论
more略联盟
more情链接
主办单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
技术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投稿邮箱:jingjinjichina@163.com    办公QQ:185067821
版权所有:京津冀文化网     冀ICP备13006836号-2